首頁 股票學校 股票入門 選股 買入 看盤 跟莊 短線 炒股技巧 技術指標 k線圖 MACD 均線 成交量 股票書籍 股票視頻 網站導航

767股票學習網 > 股票學校 > 基金知識 > 正文

買好的基金 賺時間的錢

  買好的基金 賺時間的錢
   從“老牌勁旅”富蘭克林基金公司新興市場部門的分析師成長起來的林偉杰,從骨子里流淌出誠實敦厚的味道。聊了近2個小時之后,印象最深刻的莫過于他對于投資股票駕輕就熟的自信。這位超級信仰“價值投資”的總經理說,那些能夠分享證券市場成長的投資是最好的投資。
“新興市場之父”的徒弟
林偉杰的辦公桌案頭放著本馬克·莫比爾斯的著作《Passport to Profits》(通向盈利之門)。這位光頭的性格明星曾被紐約時報評為20世紀十大投資大師,和巴菲特齊名。也正是他第一個提出到新興市場投資的理念,被華爾街日報稱為“新興市場之父”。

當話題自然的落到莫比爾斯身上的時候,林偉杰說,“莫比爾斯曾經是我的上司,我跟著他

工作了很多年,我們幾乎走遍了全世界的新興市場,包括中國。”這個話題令人倍感振奮,當我們不免抱怨中國股票市場混亂的格局的時候,林偉杰毅然拿出投資大師徒弟的風范,“不管在多么低迷的市場里,其實都有辦法找到值得投資的公司。即使是巴西這樣的國家,平均每3到4年來一次金融風暴,當時我們依然挖掘出不少有價值的公司,而且我們管理的基金同樣能在那里取得驕人的業績。”

“我是徹底的價值投資者”——林偉杰的解釋是這樣的,一個真正成功的價值投資者能夠開發出其他人不曾發現的價值。“比如有一家上市公司,你發現它實際上值3塊錢,而它現在的股價只有1塊錢,這就是價值。我們的做法是以1塊錢買入,而后放在那里長線投資,也許需要很長時間其價值才會被認可,而后股價上漲,直到我們覺得股價相對于公司本身的價值已經得到釋放的時候,我們才會拋出。”

但問題是,如何才能發現股票的價值呢?多數人的困惑莫過于此。除了傳統的分析財務報表,林偉杰說最根本的方法就是“拜訪上市公司”。“過去我跟著莫比爾斯工作的時候,我們所在的富蘭克林基金公司新興市場部門有一架自己的小飛機,通常我們會親自拜訪那些感興趣的公司,我和莫比爾斯的足跡幾乎遍布南非、巴西、墨西哥、波蘭、俄羅斯、印度、土耳其、韓國等等各個新興市場國家。我們到南非的金礦里面看工人如何工作,也到俄羅斯看石油工廠的工作狀況,只有實地考察之后,你才能真正判斷一家公司的好壞。”

他舉了個例子。“當時有一家上市公司,他們在財務報表里宣稱自己公司的盈利如何如何可觀,但是當我們到那家工廠以后卻發現,半天都沒有一輛卡車進出工廠,而倉庫里的現貨卻堆積如山,顯而易見,實際情況和財務報表嚴重不符。”

當然,衡量公司價值的復雜性遠甚于此,經驗、感覺、專業素養、戰略眼光、判斷力一個都不能少。林偉杰說了個小故事。若干年之前,他和莫比爾斯一起拜訪一家生產維生素藥片原材料的公司,當時全球范圍內對維生素藥片的原材料供不應求,因此這類公司通常業績驕人。那家公司有不錯的設備,生產線,但是地上非常之臟。于是莫比爾斯低聲對他說,“地上這么臟,他們生產的藥你敢吃嗎?”林偉杰說,“問題的實質是,這家公司當時輝煌的業績主要得益于全球范圍內巨大的需求,因為需求大,所以他們的產品自然賣得好。但是這家公司內部的管理,或者說他們真正的競爭力可能不高。”

買好的基金,賺時間的錢

8歲起隨父母移民之后,林偉杰的學生時代是在美國度過的。“和中國人的習慣不同,美國的教育最為強調獨立,一般的美國小孩從15、16歲起就開始打工掙零花錢,所以從很小的時候開始,美國孩子就有理財觀念。”

在少有華人的北卡羅來那州,林偉杰的生活也迅速的“美國化”。中學時代,他曾經在父母朋友的中國餐廳里打工,收盤子,洗盤子,點菜服務生,幾乎所有的崗位他都輪流做了一遍,不菲的工錢全用來交了學費。到了大學,他則依靠獎學金讀完了博士學位,空閑時間在學校宿舍兼職當值班員。“多余的零花錢,我曾經用來買過基金。當時有些同學熱衷于炒股票,不過因為我所研讀的氏雙學位,課程緊張,根本沒時間每天跟蹤股價,研究公司基本面,自然而然基金成為我投資的首選。”

確實,20世紀80年代的美國,共同基金行業迅速崛起為華爾街的新貴,再加上股票市場的繁榮,還是大學生的林偉杰對于含有股票投資的基金充滿信心。這一“思維習慣”保持至今。或許是職業的原因,林偉杰后來對股票的熱情更是有增無減,于是決定投資品種的時候,股票型基金突出重圍,成為他個人的投資組合中當仁不讓的“主力”。當然,棄股票擇基金還有不得已的苦衷,“在美國,證券從業人員雖然可以買股票,但是買之前,或者拋之前都要申請批準,太費時間。所以還是買基金省時省力。現在到了中國工作,國內的基金,股票我們都是不能投資的,狹小的選擇面促使我只能投資美國的基金。”

至于選擇基金的標準,林偉杰說的很簡單,“選擇好的公司,好的投資團隊,并且有穩定增長的基金”。他用行動詮釋了這句話的含義——全部買了自己公司,也就是富蘭克林集團下的基金。這家老牌基金公司是美國最大的上市基金公司,差不多有60年的歷史,管理著超過3700億美元的資金。“在美國,偏股票型基金的分類比中國復雜的多,我們最老牌的一個收益基金和公司的時間差不多長,有60年,平均下來每年大約有10%到11%的增長率。這個基金我自己也買了。”“我比較喜歡以每年穩定增長為目標的基金,有些基金某年可以達到30%甚至翻番的增長,到下一年就虧光了,風險太高。”

也正因為他欣賞“穩定增長”型基金,林偉杰更傾向長期投資。他說,自己曾經持有基金的期限最長達到了5年,一般在2到3年左右獲利了結。“這個基金5年下來,平均年收益率大約為12%到13%,我感到很滿意。”林偉杰對長期投資不無感慨,“如果60年前有人買了10000塊錢的富蘭克林收益基金,60年后就有300多萬。”

冒險、保險、投資,一個都不能少

一如他誠實穩重的外表,林偉杰的投資風格異常穩健。因此在談起失敗經驗的時候,他想了半天才記起一件塵封往事。“曾經有幾年,我在中華網作CIO(首席投資官),當時很流行風險投資。有幾個工程師作了個項目,然后找我入股,結果這個公司運作了1年多就沒了,錢全都打了水漂。”“風險投資如果運氣好的話,回報率可能是幾倍、幾十倍甚至幾百倍,但是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,回報高風險也高,我正好遇到的是高風險。”說話間,林偉杰無奈的聳聳肩。

所幸的是,他為自己打理的投資組合分散了整體的風險。“做一個適合自己的投資組合很重要,少部分錢放銀行,25%左右買貨幣市場基金,因為流動性好,收益比銀行存款高,然后30%到40%的錢買基金,10%左右買保險,還有一部分錢用來買房子,或者做些高風險的投資。年輕人可以多做些風險高的投資,中年人最好還是以穩健投資為主,比如象我這樣。”

“保險我是在香港買的,主要是意外險和健康保險,萬一發生意外狀況,多少有個保障。保險的主要功能是保障,而非投資,因此投資類型的保險我從來不買。”剛來上海不久的林偉杰說,下一步的打算就是買房子,“上海的房價可能是有一點泡沫,不過買房子最重要的除了地段還是地段,比如靜安區就這么大,房子就這么一些,房價不可能大幅度下跌。”他說,“我在香港工作很多年都沒有買房,買房與否和經濟基本面有很大關系,目前看來中國大陸長期的經濟發展向好,所以我覺得居住在這里的人都可以買房。”

上一篇文章:

下一篇文章:

 




767股票學習網 | 手機版 | 微信 | 微博 | 聯系站長





腾讯麻将怎么玩
看牌抢庄斗牛规律 买双色球最科学的方法 江西时时停 时时彩攻略与实战技巧 金龙国际真人娱乐 时时彩最新开奖结果 吉林时时走势图开奖结果查询 飞艇冠军在线计划 四川时时投注平台 pk拾人工计划群